第556章、合作

    “恩,是的,本来这次任务夫君是派黄糍去做的,不过我想亲自去西戎看看那边的沙漠化情况,也想看看你们西戎的水源、暗河。”

    “怪不得,我就说,你为什么选那些路走。”原来是为了观察水域,就此,苏婳在三王子的眼中,留下了足智多谋、狡诈阴险的深刻印象,从不敢在她面前耍心思。

    就六七天的时间,竟然长了这么多草出来!

    苏婳则是拍了拍手里的名单,“大家都看到了,这些草,的确如我所说那般长的吧!”

    人群里,有人小声的嘟囔,发表着不同的意见,“的确是长了很多草,但谁知道有根没根,万一是假的呢?万一是从别处拉来的草呢?”

    “看来有人不服,可以,那不相信的人就上前来看,这些草是不是真的,看看它们的根须是不是扎在沙地里,就你,还有你,你,你们几个上来。”苏婳将那几个议论的人,点了名。

    那几个人只能厚着脸皮上前来拔草。

    也不敢很用力的拔草,试了试,的确不是轻轻一拔就会离开沙地,说明根须扎牢在沙地里了。

    纵使大家很想要宁王妃输的银子,可是此刻大家也只能接受他们输了的结果。

    “好了。”苏婳再次拍了拍花名册,“愿赌服输,所以大家呢,就来我沙地上,治沙吧!一个月,包吃,没有工钱!”

    “好!”

    “好什么好啊,我一辈子都没有做过农活,我可是读书人啊!”有人叫好,也有人哀怨。

    “读书人还来赌?你家圣人让你来赌的?既然赌了,就愿赌服输。”有些人就见不得书生的精贵,只想赢,不想输,这叫什么事儿?

    “可是,我还有自己的活儿要做啊。”

    “我店铺里全都来报名了,我一个东家不在店铺上已经不像话了,小二杂役也都来了,店铺里的生意怎么办?”

    “你还有什么生意,基本上全城的人都要来治沙,还有谁去你铺子上吃饭?”

    “你们不来吃,还有那些丝绸之路上的过路商人来吃!”

    “我们全家都来治沙,家里的孩子谁带?”有人想钻空子。

    苏婳压了压手,“稍安勿躁,大家不用担心,上千人都要来做活儿,我这边也安排不过来,也没有那么多铁楸,所以呢,我决定把你们分开安排干活,如果是一家人的,就派一个人来将名册上的名字指出来,我就会让陈秀才将你们分开,绝对不会让你们全家一起治沙!”

    “同一个店铺的人,也同理,掌柜,东家比较特殊,如果有特殊的情况,可以请假,不过后面得补上,补齐一个月,每天最少要做30个方格子打底,所以请假的时间就按照这个来算,具体的就看你们自己怎么和陈秀才商量了。”

    苏婳将所有人的异议都找到了对策压下去。

    这些人躲懒的理由算什么,这些事情还能比幸存者基地里那些理由繁多?

    修围墙的人,人家还要出去打丧尸呢。

    她要兼顾种地,还要给人回血治病,照样得出去打丧尸呐。

    这些人的这些理由,不算事儿。

    大家伙儿眼看没办法为难苏婳,只能接受了要来白做工的事实。

    一下子得到了这么多的免费劳动力,苏婳当晚回家就让加了菜好好的庆祝了一番。

    而叶思茵却面临了尴尬。

    答应嫁给大皇子,还是她的一厢情愿。

    她用不了“嫁”这个字。

    自她答应大皇子的要求不过两个时辰,大皇子府就送来了水红色衣衫,并一台小轿,从小门把她抬入了大皇子府。

    这样的屈辱,让她对苏婳的恨意更上一层楼。

    而她的圣女之位,也应着她成了大皇子的妾室原因,直接就给抹掉了。

    这下子,她在北夏就什么都不是了。

    还没遇到大皇子,就被人带去大皇子妃面前立规矩。

    这个大皇子妃拉娜氏,她以前从来没有认真看过她一眼。

    叶思茵的眼界太高,她以前都没怎么把视线放在大皇子身上过,又怎么可能去关注什么大皇子妃。

    拉娜氏却是一早就发现了叶思茵对她的忽视和轻蔑,似乎她这个圣女是高高在上的天仙,是她们这些嫁做人妇的女子高攀不起的存在。

    所以,拉娜氏此刻可算是找到了理由整一整叶思茵了。

    叶思茵现在没了圣女头衔,拉娜氏更没有了忌惮,接茶水的时候,就让叶思茵蹲了半个时辰。

    大皇子一点帮叶思茵的意思都没有,他是存了心要杀一下叶思茵的气焰。

    心比天高的人,大皇子见得多了,叶思茵终究只是一个女子,在他们这些皇子面前嚣张个什么劲儿,以前还把他当作空气。

    整日和老四混在一起,结果还故意把老四送去了乾秦国。

    大皇子也不是在为老四鸣不平,只是觉得叶思茵并不把他们这些天潢贵胄放在眼里,实在傲慢、狂妄!

    叶思茵心中委屈,这一些都是苏婳害得她!

    不然她哪里需要受到这些委屈,她现在应该是高高在上的乾秦国皇后!

    就算宇文烨看不上她,她也能当宇文耀的皇后!

    宇文耀死了,她就是皇太后了。

    果然一个世界,容不下两个穿越女。

    她要忍!

    让苏婳先笑吧,笑到最后的人才是赢家!

    “姐姐,请喝茶!”叶思茵的眼神终于变得温顺了,大皇子对皇子妃点了点头,拉娜氏才接过了茶水,“都凉了,妹妹再给我泡一杯茶吧,不冷不热就行。”

    叶思茵站起身,差点歪倒在地,蹲久了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她去重新倒了一杯茶水,再次给了拉娜氏。

    这次拉娜氏喝得爽快,“今日是大皇子的好日子,我也不在这里挨人眼了,夫君和妹妹好好休息,妹妹可要好好照顾夫君,我先回房了。”

    拉娜氏走得也爽快,徒留叶思茵心里冒苦水。

    为什么和里说的不一样,拉娜氏为什么不抢男人,还特意叮嘱她照顾好大皇子!

    这叫什么事儿?

    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把自己交给这么丑的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