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 > 科幻灵异 > 大月谣 >第四百八十六章 遇见

第四百八十六章 遇见

    防盗章节,一个半小时后替换

    陈岩闻言一怔,注视着着眼前少女看着他的眼睛,中年男人本已浑浊的眼睛越来越亮。

    “不光是来生。”他顿了顿开口,“我们约好了不是吗”

    有淡淡的月光射入书房之中,宛如那个时候的月光。

    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少女,陈岩只觉得身边的景物在迅速的倒退,回到了那个黑暗的矿坑。他不是位高权重的大司马,只是一个躺在坑底的失意将军,面前站着那个大胆的九岁少女。

    当日以为的一时戏言,却成为了他今生唯独能守住的承诺。

    陈岩注视着那双无论多少年都没有变化的清澈见底的眼睛,认真地重复出那句一直在他的梦中出现的约定。

    “我说过,只要我没老到爬不上马,就会当你的前锋。”

    “我虽然是老了,但我还是拿得动刀的,”陈岩拍拍胸脯笑道,“况且就算到时候我真的老得爬不上马了,我还有儿子呢。”

    说到这儿他脸上神情忽然有一瞬的不自然,轻咳了一声道,“还有子楚和子寒,你随便选一个。”

    “什么叫随便选一个,”嬴抱月闻言哈哈笑起来,“这说法,还能随便选的。”

    又不是选秀

    下一刻她凝视着面前这位不太自信的老父亲,“你现在倒是想起他了”

    透过薄薄的纸窗,她看向之前陈子寒被罚跪的方向。好在陈子楚把陈子寒给拉了起来,两人正直挺挺站在院子里。

    陈岩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和复杂,看向院子里直接的两个儿子,“我实在是”

    “我知道你也难办,”嬴抱月看向陈岩。

    当年陈子寒的出生据说有下药的成分,也有侍女不离不弃地照顾不忍心让其落胎的故事,而陈子楚的母亲去世后,陈岩据说因为愧疚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无论有多少个版本的传言,现在追究都没有意义。

    “你要么不要让这个孩子出生,既然让其出生了,就正常地对待他。”嬴抱月看着面前男人的眼睛淡淡开口,“不是要你宠庶灭嫡,而是让你对谁都别太过了。”

    陈子楚的情况很明显是宠得有些太过,而陈子寒则又是打压过度。

    “父母的问题,不要殃及孩子。”她认真地开口。

    陈岩肩膀微震,忽然想起最近传言中前秦公主对待春华君的态度。

    面对姬墨的正妻之子,这个少女却从未有任何态度上的变化。

    “可是”可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两个孩子。

    因为愧疚,他并不想要陈子楚心寒。

    嬴抱月看着面前男人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是怕你不罚陈子寒,陈子楚会心寒”

    陈岩点头。陈岩闻言一怔,注视着着眼前少女看着他的眼睛,中年男人本已浑浊的眼睛越来越亮。

    “不光是来生。”他顿了顿开口,“我们约好了不是吗”

    有淡淡的月光射入书房之中,宛如那个时候的月光。

    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少女,陈岩只觉得身边的景物在迅速的倒退,回到了那个黑暗的矿坑。他不是位高权重的大司马,只是一个躺在坑底的失意将军,面前站着那个大胆的九岁少女。

    当日以为的一时戏言,却成为了他今生唯独能守住的承诺。

    陈岩注视着那双无论多少年都没有变化的清澈见底的眼睛,认真地重复出那句一直在他的梦中出现的约定。

    “我说过,只要我没老到爬不上马,就会当你的前锋。”

    “我虽然是老了,但我还是拿得动刀的,”陈岩拍拍胸脯笑道,“况且就算到时候我真的老得爬不上马了,我还有儿子呢。”

    说到这儿他脸上神情忽然有一瞬的不自然,轻咳了一声道,“还有子楚和子寒,你随便选一个。”

    “什么叫随便选一个,”嬴抱月闻言哈哈笑起来,“这说法,还能随便选的。”

    又不是选秀

    下一刻她凝视着面前这位不太自信的老父亲,“你现在倒是想起他了”

    透过薄薄的纸窗,她看向之前陈子寒被罚跪的方向。好在陈子楚把陈子寒给拉了起来,两人正直挺挺站在院子里。

    陈岩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和复杂,看向院子里直接的两个儿子,“我实在是”

    “我知道你也难办,”嬴抱月看向陈岩。

    当年陈子寒的出生据说有下药的成分,也有侍女不离不弃地照顾不忍心让其落胎的故事,而陈子楚的母亲去世后,陈岩据说因为愧疚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无论有多少个版本的传言,现在追究都没有意义。

    “你要么不要让这个孩子出生,既然让其出生了,就正常地对待他。”嬴抱月看着面前男人的眼睛淡淡开口,“不是要你宠庶灭嫡,而是让你对谁都别太过了。”

    陈子楚的情况很明显是宠得有些太过,而陈子寒则又是打压过度。

    “父母的问题,不要殃及孩子。”她认真地开口。

    陈岩肩膀微震,忽然想起最近传言中前秦公主对待春华君的态度。

    面对姬墨的正妻之子,这个少女却从未有任何态度上的变化。

    “可是”可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两个孩子。

    因为愧疚,他并不想要陈子楚心寒。

    嬴抱月看着面前男人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是怕你不罚陈子寒,陈子楚会心寒”

    陈岩点头。

    嬴抱月在心中叹了口气,十七年过去了,这位老将的执拗和认死理倒是从未改变。

    陈子楚刚刚那个态度,恐怕这位老父亲还觉得大儿子的不在意是装出来的。

    “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嬴抱月看着陈岩笑了笑道,“陈子楚刚刚说的话都是真心的。”

    陈岩闻言一愣。

    “真的”男人顿了顿道,“既然是你说的,那看来还真是真的。”

    他相信这个女子看人的能力。

    看来总算不会有大问题了。

    “我无意插手你的家事,但孩子们都已经大了,有什么问题让他们直接去打架解决就行了,你实在没必要再插手了。”嬴抱月笑了笑道。

    嬴抱月在心中叹了口气,十七年过去了,这位老将的执拗和认死理倒是从未改变。

    陈子楚刚刚那个态度,恐怕这位老父亲还觉得大儿子的不在意是装出来的。

    “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嬴抱月看着陈岩笑了笑道,“陈子楚刚刚说的话都是真心的。”

    陈岩闻言一愣。

    “真的”男人顿了顿道,“既然是你说的,那看来还真是真的。”

    他相信这个女子看人的能力。

    看来总算不会有大问题了。

    “我无意插手你的家事,但孩子们都已经大了,有什么问题让他们直接去打架解决就行了,你实在没必要再插手了。”嬴抱月笑了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