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唐的旗帜 >第160章 不能哭,眼泪会冻住的

第160章 不能哭,眼泪会冻住的

    “天快黑了,大食人怎还不来?”米特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他们已经在雪地里趴了一个多时辰,可除不时有骑从道路上飞驰而过之外,并无大队大食人到来。

    虽然天还没黑,大食人不来到这里安营十分正常;可即使他们将身下的雪清了,身上也穿着厚厚的外衣,但他还是感觉冷,更不必说此时天上还飘着雪。因此他等的很不耐烦。

    “还早着呢。”趴在他前面的刘三笑道:“现在才酉时初,起码得再过两刻钟大食人才来安营呢。”

    “时间过得也太慢了。”米特一边说着,一边紧了紧身上的外衣。

    “时间过得与平时一样,该一个时辰有十二盏茶就是一个时辰有十二盏茶,该一盏茶有两炷香就是一盏茶有两炷香,该一炷香有五分就是一炷香有五分,啥时候都不变。”

    “你觉得过得慢,是因为你不耐烦在这里趴着。要是让你玩你喜欢玩的,你就不觉得过得慢了。”夏传涛笑道。

    米特被他的话噎住,一时不知说甚;丹夫同他说道:“他们这些老兵,不管仗打的咋样,说话那是一套一套的,你说不过他们。尤其夏叔过去看过军营大门,那更是最会说话的人,就连骂人都能连骂半个时辰不带重复的。”

    “哎,丹夫,你这话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我咋听不出来?”夏传涛插话道。

    “我当然是夸夏叔你呢。”丹夫立刻回答,脸色一本正经。

    “我咋觉得不是呢?丹夫,你损我呢吧。”夏传涛又道。

    “夏叔你想错了,我真的是在夸你老。”丹夫又道。

    “那小子从小就油嘴滑舌,说的话听着好像是夸人其实是骂人,但听着是骂人的话其实是在夸人,也分辨不清,你也别和他置这个气。”刘三这时打圆场道。

    他顿了顿又道:“过会儿大食人就要来了。孟别将说,大食先锋军有七千人,其中大食兵六千,葛逻禄兵一千。估计营寨安得不会小。”

    “大食兵六千,葛逻禄兵一千?这么多人呐。咱们才五百人,每个人得杀死十四个人才能把他们都打死。”米特道:“这也太难了。”

    “难啥?只要冲进营寨,让他们乱起来,不要说每人杀十四个人,就算是杀一百人也容易得很。”丹夫道。

    “这可说不好,”曹方豪这时说道:“咱们毕竟人太少,没法子将营寨围起来,大食人四散奔逃根本拦不住,最后未必能杀死多少人。”

    “而且大食国过去十来年一直在打仗,现在的摄政王并波悉林也挺厉害,不会选一个饭桶来做先锋大将,咱们咱们就算冲进营寨,他只要沉着指挥,大食兵也未必乱起来。”

    他原是碎叶城士卒,又不像夏传涛那样交游广阔,同刘三或丹家、米家的长辈不熟,平时也很少与他们一块闲聊。但这时听丹夫说话,生怕他误导了另外几个没打过仗的新兵,只得出言道。

    “那,岂不是说提前埋伏也没太大用处了?”丹夫也不在意有人反驳自己,又问道。

    “埋伏当然有用。可是不能觉得只要能冲进营寨就万事大吉,之后还得一刀一枪的打。”曹方豪又道。

    “原来如此。多谢曹二哥指点。”丹夫道。

    “我平日里指点你那么多,你都不谢我;曹二指点你一次你就感谢。”刘三开玩笑道。

    “这不是跟刘三叔太熟了么,好像一家人似的有啥好谢的。三叔要想听,我这就说,多谢三叔,多谢三叔……”丹夫仿佛复读机似的说起来。

    “你跟那蝲蝲蛄叫唤似的说这干嘛。”刘三又道。

    “这不是三叔你让我说的?”丹夫一脸无辜地说道。

    “放你娘的屁!”刘三忍不住骂道:“我多时候让你跟叫魂似的反复说了。”

    “是,是,我放我娘的屁!”丹夫连声道。众人都笑起来。刘三也不好再骂。

    他们正说笑,忽然感觉地面轻微震动起来,因自己年龄小家里又不是世代为兵,不敢像丹夫似的与老兵开玩笑因而刚才一直没说话的雷诺叫道:“大食人来了!”

    “大食人来了。”刘三也说道:“都别再说话,小心被大食人听去。”

    众人忙噤声。玩笑归玩笑,他们趴雪地里的目的不就是埋伏大食人?要是因为谁说话被听去致使前功尽弃,那就是天大的罪过,自己也没脸活着回去。

    一时间许多人都将脑袋也趴下来,头上盖着白帽子,生怕被大食人瞧见。

    刘三倒是抬着脑袋看向大食人。他身前有一棵树,正好可以挡住身形,不怕被大食人瞧见黑色的眼珠子。

    他只见大食人井然有序地安营扎寨,搭建帐篷,又使人凿开河面的冰取水,一切井井有条。

    “大食人果然厉害,不愧为天下强兵。”刘三轻轻叹道。

    这时天已经黑下来,大食人在营内为士卒做饭,也颇为吵闹,他们不必像刚才那样噤声。刘三侧头正要对身旁的米特说话,忽然见到他嘴角似乎有口水,忙说道:“米特,快将哈喇子抹去。这么冷的天,哈喇子也会冻住的。”

    “啊?是,是。”米特愣了一下,连声答应又用右手抹去口水。

    “可是刘三叔,见大食人吃饭,我也饿了。”米特又道。

    “忍忍吧,”刘三道:“差不多再有一个时辰,就能袭击大食军营。等打进去,吃大食人的饭,就不用再啃干粮了。”

    “曹二哥不是说打进军营也不见得之后就容易了,还得打吗?”

    “那是曹二让你们不要太轻敌。孟别将打仗厉害的很,有他指挥,咱们又是奇袭,只要能杀进营里咱们就打赢了。”

    “是不是只要杀进营里大食人就会四散奔逃,不敢再抵抗?”

    “差不多吧,但也得小心仍坚持抵抗的人。”刘三嘱咐道。

    “我知道了。”米特答应一声,又道:“既然有孟别将指挥没那么难,那我得多杀几个大食人,为亲朋报仇。”

    他虽然没有直系亲属死在大食人手里,但家中几代与嗢鹿州其他世代为兵的人家互为婚姻,新城战死的士卒中有不少是他家的亲朋,他也深恨大食人,要多杀几个为他们报仇。

    但正说着,他忽然哆嗦一下,赶紧抓紧身上的外衣,心里想着:‘冬日趴在雪地里还真冷。’

    “确实得多杀几人。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可就没有了。”刘三笑道:“我也要多杀几个大食兵。”

    “葛逻禄人也得杀。”米特又道:“他们胆敢背叛大唐投靠大食,必须予以惩戒。”

    “说的是。”刘三轻声说了一句,忽然从身上摸出一个小包裹,对米特道:“你接着。”同时递了过去。

    “刘三叔,这是何意?”米特不解。

    “你帮我带回去。”刘三说道,也不解释。

    “好。”米特心里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多想,伸手接过放在身旁。

    这时营中的大食兵已经吃完饭,军营重新安静下来,大食兵纷纷回到帐篷,围栏附近只剩下值守的士卒。

    他们再次噤声,停止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孟别将传出号令,命将士们站起身靠近大食军营。差点儿睡着的米特听到号令精神一震,双手撑地站起来,先摇晃一下身体将外衣上的雪都抖落,之后拿起兵器要跟在众人身后冲向大食军营。

    “我至少要杀五个大食兵,葛逻禄兵也算。”米特叫道。

    “我要杀十个!”丹夫叫道。

    “我也要杀十个。”听丹夫这样说,不想示弱的米特又道。

    “米特,如果此战我能活下来,有个事情想求你帮忙。”史鼐忽然同他说道。

    “啊?好。”米特愣了一下,忙答应道。虽然他不知道从趴到这里开始一直没说话,过去几天也很少说话的史鼐啥事求他帮忙,但毕竟是同火,只要不是特别麻烦的事情,他都会帮助。

    这时孟别将带人缓缓向前走去。米特等人也弯下腰,就要一并向前走。可这时米特忽然想到一件事,侧头对趴在他身旁的刘三说道:“三叔,起来了,要杀向大食军营了。”

    但刘三竟然没有反应。米特伸手扒拉几下他身上的雪,露出白色的披风,推他道:“三叔,三叔!”

    可他仍然没有动静。

    米特这时已经意识到什么,使劲推道:“三叔,三叔!”

    “你不要推了!”丹夫忽然拦下他,叫道:“三叔他,他,已经死了。”他的眼角有些湿润。

    “三叔!”米特停止推刘三的尸体,想要大声叫喊,但又想起他们还在偷偷靠近大食军营,不敢大声,只是用极低的声音叫了一声。

    他的眼角又流下泪水。可他立刻擦去。“不能哭。”

    “丹夫,你也不能哭,眼泪也会冻住的。”他又对丹夫说道。

    听到这话,丹夫忽然泪如雨下,温热地泪水滴在雪地上,溶出一个个小斑点。但他又立刻用衣袖擦脸。

    “你说得对,不能哭。”说完这话,丹夫举起手里的刀,跟在其他士卒身后向大食军营走去。米特也又擦了一下脸,追了上去。

    之后,曹家兄弟,宋五,夏传涛等人先后路过刘三冻僵了的尸体。他们都没说话,甚至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但每个人都让开了这具尸体,没有丝毫踩踏,也都有用衣袖擦拭脸庞的动作,也不知他们脸上出现了啥东西。

    孟飞军带着此时也不足五百人的军队缓缓靠近大食军营。他们的动作很慢,身上都穿着白色外衣与雪景一样,再加上大食人完全没想到竟然会有唐军士卒趴在雪地里整整三个时辰只为偷袭他们,对这一面的防御不免有些松懈,竟然让他们靠近到了营寨外十几丈。

    到了这里孟飞军本还想继续偷偷靠近,但一名巡视的大食士卒忽然觉得外面有一道光闪过。他举起火把看向营寨外,就发现了手持陌刀或长枪,一身雪白的唐军将士。

    “敌袭!”这人立刻高声叫道。

    “快,冲过去!”听到这声叫喊,孟飞军知道他们无法再继续隐蔽靠近,高举手里的陌刀对众人大喊一声,随即转过头一马当先向大食军营冲去。

    “杀!”所有唐军将士齐声高喊,冲向营寨。

    “为刘三叔报仇!”米特喊了一句,与众人一道向营寨冲过去。

    他们很快冲到围栏附近,手里拿着长枪的将士从围栏的缝隙捅进去,把还不知怎么回事匆匆赶来的大食士卒捅死;更有几十个人手持连弩,向寨内不停发射箭矢,在刹那间清出围栏附近一片地方。

    刀手立刻将陌刀背在后背,双手抓住围栏向上爬去,不一会儿翻过围栏跳在营寨内。

    “快,捡起地上的火把,向附近的帐篷扔!”孟飞军一边攀爬围栏,一边吩咐道。

    “是!”已经翻进去的士卒又大声答应一句,捡起火把向营寨内冲过去,见到帐篷就扔一个火把过去;又踢歪营中火盆的支架,四处点起大火。

    “将士们,随我或林校尉冲锋!”孟飞军这时也已翻过围栏,见大多数将士都已经翻进来,又大声吩咐一句。

    说完这话,他带领二百余人,林觉安带领二百余人,向左右两边冲去。此时最要紧的是扰乱营中秩序,让大食人将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将。

    只要做到这一点,再加上天色昏暗大食人根本无法知晓到底有多少唐军将士进入营中,就能彻底扰乱营寨,使大食人在慌乱之下四散奔逃。

    为达到这个目的,两路人马只是以最快速度在营内乱窜,也不与大食人过多纠缠,见到聚在一处的大食人只是一穿而过,丝毫不停下砍杀,至多扔过去几个火把。

    大食营中的秩序迅速崩溃了。到处都是喊杀声,将领即使下令士卒也听不到;再加上许多帐篷被点着,更加剧了混乱。纳赛尔担心混乱中恰好遇到秦那军队,为保性命在侍卫的保护下逃出营寨。

    他逃出后,营内局势更加混乱,再加上有人瞧见纳赛尔逃出,顿时士气全无,也向外逃去。随着越来越多的大食人逃走,唐军终于控制这座营寨,取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