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秦二世 >第382章 我敢断言:公子高绝对看中了秦墨之术!

第382章 我敢断言:公子高绝对看中了秦墨之术!

    这就像是一个谜团,只有揭破谜底,才能知晓这个谜团对自己有没有伤害。

    大厅之中,随着淳于越这一番问话,逐渐的变得安静无比,只有粗重不一的呼吸声,在不断传来。

    有人在心里默默捋了一遍公子高发迹的道路,他发现,公子高此人行事太过于神鬼莫测,让人很难从他的动作中看出什么来。

    往往这种天马行空的举动,一个接着一个,到最后才会将他的目的真正暴露出来。

    这样的人,算计之深,太过于恐怖。

    大厅之中,气氛沉闷,一群人只有喝水声与呼吸声。

    “当年墨家三分,邓陵氏之墨入楚为楚墨,继承了墨子的思想,而相夫氏之墨入齐,为齐墨,继承了墨子的剑术以及游侠。而相里氏之墨入秦,为秦墨,继承了墨家的机关术。”

    叔孙通放下手中的茶盅,朝着淳于越等人,道:“众所周知,公子高对于百工极为的看重,与公输仇交好。”

    “曲辕犁,龙骨水车等都是出自公子高的手,综上所述,唯一的解释便是公子高十有**看上了秦墨的机关术。”

    这便是叔孙通的推测

    也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一件事

    “立即联系曲阜,将这一道消息传回去,同样也告诉荀圣”略微一沉吟,淳于越与叔孙通对视一眼,立即下令,道。

    “诺。”

    这便是儒家的底蕴

    不光有成千上万的儒家弟子,更有圣地曲阜,而且还存在一尊活着的圣人。

    荀子

    这是诸子百家其余家,根本无法比拟的优势,法家本来也会出现一个圣人,可惜法家入秦,而韩非子已经嬴高杀了。

    若非法家有大秦扶持,如今的中原大地之上,只怕是儒家一家独大。

    大秦法家,虽然不是以李斯为首,但是李斯已经臣服,现如今的法家得到消息,选择了沉默。

    法家的属性,让它在这个时候,不得不站在大秦的一边,与诸子百家对立。

    而且其余诸子百家不在咸阳,一时间,他们尚未得到消息,根本来不及应对,而此刻嬴高已经来到了蓝田大营。

    “末将见过嬴将”

    看了一眼蓝田大营的斥候,嬴高轻笑一声:“辛苦了,老师可在大营之中”

    “禀嬴将,上将军在半个时辰之前结束练兵,此刻应该在幕府”斥候武点了点头,看向嬴高的眸子里满是炙热。

    嬴高凭借几场大战崛起,打的天下为之震动,也正因为如此,让嬴高成为了大秦军中地偶像。

    “通禀一声,就言本将奉王令,想要见上将军”

    “诺。”

    蓝田大营。

    这里是大秦的命脉,也是大秦最精锐大军,以及最强大的武将所在,这里的规矩极为的森严,纵然是嬴高也需要遵守。

    哪怕是他手握兵符

    更何况蓝田大营之中的武将是王翦,他必须要保持对于老师的尊重。

    “嬴将,上将军有请”

    片刻之后,斥候去而复返,朝着嬴高行了一礼,道。

    “嗯。”

    点了点头,嬴高朝着斥候:“将其他人安排一下,铁鹰,你随本将前往幕府”

    “诺。”

    蓝田大营幕府。

    王翦正襟危坐,正在看着一卷兵书,一盅热茶正在冒着热气,淡淡的茶香弥漫幕府。

    “学生嬴高见过老师”

    靠进幕府,示意铁鹰在外边等着,嬴高走进幕府朝着王翦行礼,道。

    “来了,坐”

    “诺。”

    王翦放下手中的竹简,目光落在嬴高的身上,道:“老夫听闻秦墨巨子拒绝了你,此番前来蓝田大营,可是有事”

    闻言,嬴高苦笑,王翦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接,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言辞,道:“我欲收服秦墨,但是相里敖那个老匹夫拒绝了我,而且态度恶劣。”

    “学生入咸阳宫,求见父王”话说到这里,嬴高将兵符取出,放在长案之上,道:“学生借兵二十万,打算攻伐十万大山。”

    “秦墨要么为大秦臣子,要么为大秦之鬼,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看了一眼兵符,王翦就清楚这确实是能够调集蓝田大营之中二十万大秦锐士的兵符,这一刻,王翦直视着嬴高,道。

    “根据老夫的消息,秦墨的机关城,在十万大山之中神农山。亘古以来,神农山森林人迹罕至,大山中古木参天。”

    “而且秦墨中人大多数精通机关术,如今数百年的建造,神农山只怕是早已经被秦墨打造成了一个战争壁垒。”

    “这样的神农山易守难攻,你想好了么”

    这一刻,王翦颇有些语重心长,他心里清楚,有些事情一旦发生,对于嬴高影响太坏了。

    百战百胜,需要一直保持不败,但若是出现一场败绩,不败的神话将会被打破,到时候,嬴高不论是在民间,还是军中的信仰力,将会削弱。

    除非万不得已,否则王翦觉得嬴高不应该冒险,在他看来,这一次的战争,代价太大,而收获太少。

    战争,往往都有巨大的影响的。

    孙子兵法有云: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攻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

    嬴高是他的学生,在这一刻,王翦不得不提醒一二。

    在他看来,嬴高败不起。嬴高如今有的一切,基本上都来自于一场又一场的胜利,所以,一场败绩对于嬴高打击太大。

    闻言,嬴高心头感动,他不是傻子,自然是听出王翦话中的意思,只是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这一次秦墨必须要拿下

    沉默了一会儿,嬴高朝着王翦点了点头,道:“老师,我想好了,从咸阳之上走进咸阳宫的那一刻起,学生与秦墨之间必有一战。”

    “而且这一战,学生未必会强攻,若是二十万大军彻底的封死神农山,秦墨在神农山之中的储备,有能坚持多久。”

    说到这里,嬴高话锋一转,语气变得冰冷杀气太重:“若是逼不得已,大不了开山,将神农山四周清平,然后放火烧山,让秦墨死无葬身之地。”